“大鋼企時代”開啟 !

文章來源 : 日期 :2020-08-24

8月21日 ,山西與中國寶武鋼鐵集團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 ,推進太鋼集團與中國寶武的聯合重組 。兼並馬鋼時間不久 ,寶武再出大動作,人們覺得“億噸寶武”的行將實現 ,更引起中國鋼鐵行業重組的聯想 。中國鋼鐵行業正開啟“大鋼企時代” ,這種感覺不無道理 。

實現60%的產業集中度 會有更大規模重組

從國際經驗來說 ,發達國家的鋼鐵行業普遍是前10名公司占全國產量的60% 。2019年 ,中國前四家鋼鐵集團集中度22.12% ,前十家鋼鐵集團集中度36.82%;22家千萬噸級以上鋼鐵集團占比僅52.38% 。從日本的情況看 ,前兩位鋼鐵企業日本製鐵和JFE粗鋼產量7903萬噸 ,占全國比例達79.6% 。而歐美韓等國家和地區產量排名前4位鋼鐵企業集中度均超過60% 。寶武重組太鋼後 ,可提升1.1個百分點 ,至37.7% ,但距60%的產業集中度目標還有很大差距 。實現2025年鋼鐵產業集中度達到60%目標 ,會有更大規模重組 。

京津冀晉魯豫地區 ,鋼鐵產業集中度近幾年不升反降 ,2019年 ,該地區產量排名前4位企業集中度僅25% ,比2015年還下降了5.8個百分點 。

目前 ,全球鋼鐵工業的大部分產能主要集中在中國 、日本 、美國 、印度 、俄羅斯 、韓國以及歐盟 。2019年,中國鋼鐵產量位居全球第一 ,為9.96億噸 ,占全鋼鐵產量的53.31% ,同比增長7.33% ;其次是印度 ,產量為1.11億噸 ,同比增長3.74% ,占全球鋼鐵總產量的5.95% ;日本居第三位 ,產量為0.99億噸 ,同比下降4.81% ,占全球鋼鐵產量的5.31% 。

中國寶武實現“億噸寶武”指日可待

從現有開始 ,我國的鋼鐵行業還將繼續向消除無序及同質化競爭 ,做大規模做強做優的方向發展 ,這個趨勢是明確的 。寶武重組太鋼 ,是行業整合又向前跨進了一步 。在未來一兩年內 ,中國寶武還將繼續牽頭國內鋼鐵行業的重組整合 。

鋼鐵產業是中國寶武資產密集沉澱的領域 ,是集團承擔國家產業責任的主要載體 ,也是中國寶武從產業經營向資本經營轉變的首選對象。中國寶武的鋼鐵業板塊主要包括碳鋼和不鏽鋼兩大係列 。發展戰略上 ,中國寶武通過聯合重組 、產業基金等多種方式 ,實現總量規模的擴張 ,以此提高公司的行業話語權和綜合競爭力 ,提升行業集中度 ,從根本上解決重複建設、無序競爭等問題 ,構建高質量發展的鋼鐵生態圈 。本次重組後 ,中國寶武將加快實現“億噸寶武”戰略和“全球鋼鐵業引領者”的願景目標 。太鋼集團力爭5年內建設成為中國寶武不鏽鋼產業一體化運營的旗艦平台公司 、全球最具競爭力的不鏽鋼全產業鏈企業 。此次重組中 ,作為龍頭老大的寶武 ,在企業管理 、技術 、產品等方麵具備優勢 ,在兼並重組方麵做了多年的嚐試和探索 。重組有助於增強中國寶武在不鏽鋼領域的綜合競爭力 ,培育寶武集團成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集團 。產能規模擴張後 ,中國寶武在與上遊鐵礦石廠商的博弈中 ,將獲得更大的主動權 。作為鋼鐵行業的重要原材料 ,進口鐵礦石價格的高低很大程度上決定了鋼企的盈利空間 。

近年來 ,中國寶武在鋼鐵行業重組動作頻頻 。本次寶武通過無償劃轉重組太鋼 ,是去年馬鋼重組模式的複製 。作為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試點 ,繼收購山西的太鋼集團後 ,下一步寶武的重組動作還會繼續向前 ,不排除未來重組重慶 、山東等地方鋼鐵企業的可能 。

首鋼和河北鋼鐵的重組仍然是趨勢

我國鋼鐵工業布局“北重南輕 、沿海重內地輕”特征明顯 。未來 ,中國鋼鐵行業可能出現‘三足鼎立’的格局 :東北地區是以央企鞍鋼為主 ,包括內蒙古在內 ;華北是河鋼和首鋼 ,這兩家公司具有重組意義 ,但是具體實施上還有很多問題和矛盾沒有解除 ,未來能否推進仍是未知數 。當然 ,可能還存在一些地方鋼鐵企業不願被重組的現象 ,未必行業資源都能進入三大巨頭 。

中國鋼鐵產業在華北和東北地區分量比例很大 ,隨著中國寶武重組步伐加快 ,給首鋼 、河鋼和鞍鋼留下的重組機會將越來越少 ,這種壓力有望促進東北和華北的鋼鐵重組進程 。2005年就已啟動的“鞍本並購案” ,至今兩家企業仍是整而不合 ,也沒有相關部門對整合工作進行推進 。鞍鋼集團和本鋼集團分屬於不同出資人,這會直接影響重組後的鞍本集團如何處理中央和地方稅務分配問題 。相比之下 ,在已經完成實質性重組的山東省和河北省 ,由於鋼鐵企業的出資人都是省國資委 ,就不存在這一問題 。也正是由於分屬不同的政府層級管轄 ,行政意誌無法起到關鍵作用 。

首鋼和河北鋼鐵的重組兩者之間重組 ,涉及的範圍太大太廣 ,文化差異較大 ,發展戰略也完全不同 ,並且分屬於不同省份的國資委等 ,兩者之間的跨度太大 ,遠不如寶鋼武鋼重組那樣來得方便 。由於河鋼 、首鋼分公司太多 ,在雙方企業兼並重組之後的資產 、業務鏈條等要素資源的融合以及企業間戰略 、人員 、管理和文化的相互融合方麵 ,都存在較大的難度 。但在國家去產能這個大前提下 ,河鋼與首鋼很可能會合並 ,雖然兩者分屬於不同省份的國資委 ,但都同屬於國企 ,而且首鋼搬遷至河北之後 ,本身就兼並重組了通鋼 、長治鋼廠 、水鋼等企業 。除了鋼鐵行業的去產能及重組這個大前提 ,京津冀一體化進程同樣是他們重組的催化劑 。隨著京津冀一體化的逐步推進 ,特別是海關一體化 、稅收一體化等方麵的加速推進 ,將促進京津冀三地工業的相互融合和共同發展 ,而國企改革和兼並重組將是未來京津冀地區工業企業發展的重要突破方向 ,因此首鋼與河鋼兼並的可能性仍然較大 。

而在首鋼 、河鋼和鞍鋼等沒有“動身”之前 ,中國寶武的重組勢頭是最強勁的 。

中國鋼企兼並重組窗口期已經來臨

周期性行業在低穀期往往會出現大麵積的洗牌重組 。

疫情導致國內外市場需求回落的情況下 ,鋼鐵行業很可能再次出現嚴重供大於求的局麵 。同時 ,產業集中度低已成為阻礙行業高質量發展的關鍵問題 ,鋼鐵行業兼並重組步入快車道 。

從全球粗鋼產量來看 ,2020年上半年中國粗鋼產量依舊呈現同比增長態勢 ,具體值為粗鋼產量49901萬噸 ,同比增長1.4% ,全球占比57.2% ,6月份國內粗鋼日均產量超過300萬噸/天 ,同時疫情得到控製後 ,日均產量高於去年同期 。

但是鋼鐵需求端 ,基建 ,房地產 ,機械 ,汽車 ,造船 ,家電 ,集裝箱 ,鐵道等消費整體呈現下滑 。2020年上半年鋼廠庫存均高於去年同期 ,20個城市社會庫存在3月上旬達到峰值超過2000萬噸 ,高庫存背景下 ,國內鋼材價格低迷持續到4月底 ,前5月份鋼材利潤均低於去年同期 。2020年鋼鐵行業發展趨勢還是去產能 、去庫存 。今年6月18日 ,國家發改委等六部門下發的《關於做好2020年重點領域化解過剩產能工作的通知》又指出,推動鋼鐵 、煤炭 、電力企業兼並重組和上下遊融合發展 ,提升產業基礎能力和產業鏈現代化水平 ,打造一批具有較強國際競爭力的企業集團 。推動先進產能向優勢地區和企業集中 。2020年是“十三五”規劃的最後一年 ,按照往年經驗 ,2020年很多目標要完成 。對於鋼鐵行業來講 ,產能集中度可能是需要在提升的重要方麵 。

可以預見 ,近三年勢必將成為鋼鐵行業整體優化布局的關鍵年份 ,這樣的重組 、搬遷大戲或許將會連續上演,歐美等國家“去產能”的經驗是 ,政府承擔鋼鐵企業相當一部分的社會成本 ,通過財政 、稅收、金融 、產業等政策 ,推動兼並重組 ,擴大消費 ,促進產能海外轉移 ,淘汰落後產能 ,鼓勵鋼鐵企業向下遊延伸產業鏈 ,加速第三產業繁榮 ,吸納鋼鐵行業的過剩人員 。

中國經濟進入轉型換擋期 ,中國鋼鐵業也進入調整升級期 ,產能合理化與產業重組是這個階段的重要特征 。可以預料 ,鋼鐵 、行業重組將是今後三年的重頭戲 。